疫情试卷 全球央行如何作答?

在经济不出现更具结构性、更长时间持续复苏的情况下,市场的上涨空间依旧有限。到目前为止,从量化宽松到控制收益率曲线,再到将利率降至或接近0%,再或者推出“直升机撒钱”,各大央行已将他们的工具悉数拿出。手里还有什么牌,考验着决策者们的智慧和能力。

美国怀俄明州的杰克逊霍尔每年都会举办一场全球央行年会,各国央行官员汇聚于此,讨论美国和世界经济面临的重要经济问题。因此,该年会也有全球货币政策拐点“晴雨表”之称。

今年的会议稍有不同。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本届年会改为线年来首次,年会主题为“展望未来十年:货币政策带来的影响”。

当地时间8月27日,杰克逊霍尔全球央行年会开幕当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了主题演讲,阐述未来美联储将如何实现稳定物价和最大限度增加就业的双重目标。

受鲍威尔讲话影响,美三大股指盘中波动激烈。Wind行情显示,当天道指盘中最高上涨超1%,随后快速下跌,再反弹再回落,最终以上涨0.57%报收。而纳斯达克则是小幅创历史新高后直线盘中也在反复震荡,以微涨0.17%报收。有分析指出,股指震荡是由于市场对鲍威尔讲话的解读发生了巨大的分歧。

在全球央行年会上,鲍威尔宣布,美联储一致通过有关《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战略声明》(下称“声明”)的更新,将正式引入“平均通胀目标”的政策。

根据声明,长期通胀率方面,删去了“如果通胀率持续高于或低于2%政策目标,美联储会对此感到担忧”的表述,改为“美联储试图使通胀率平均值随时间推移达到2%。因此当通胀率持续低于2%,适当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实现适度高于2%的通胀”。

鲍威尔说,持续低通胀会给经济带来严重风险。这种情况可能导致长期通胀预期持续下降,进而拉低实际通胀水平,引发通胀和通胀预期不断走低的恶性循环,造成决策者陷入几乎没有下调利率空间的局面。

而过去30多年,美联储一直采用的是提前加息以阻止通胀上升的策略。特别是自金融危机结束以来,美联储一直在努力实现2%的通胀目标。

现在的变化表明,美联储将对通货膨胀采取更宽松的立场。即便未来通胀率超过美联储2%的目标水平,美联储仍计划将利率维持在低水平。

尽管鲍威尔没有具体说明他希望看到通货膨胀率上涨多少,但达拉斯联储主席罗伯特·卡普兰告诉媒体,他预计这一幅度大约在2.25%-2.5%左右。

查尔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固定收益负责人凯西·琼斯(Kathy Jones)表示:“目前而言,我们的失业率远高于10%。近期内出现大幅通货膨胀的可能性很小。不管有没有这项政策变化,美联储将在两年内把利率维持在零水平。”

此外,美联储还调整了对就业最大化问题的看法,以推动劳动力市场实现更广泛的增长。鲍威尔称,这一变化反映了美联储对强劲劳动力市场的赞赏,尤其是对许多中低收入群体而言。也就是说,强劲的就业市场不一定会导致不可接受的通货膨胀水平。

而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前,美国失业率已连续多年下降至历史低位。按照美联储传统观点,失业率下行一般会带来明显通货膨胀,因此,他们通常会采用先发制人的措施来阻止通胀。

FXTM富拓首席市场策略师Hussein Sayed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过去十年中,消费者价格指数平均在1.5%左右,没有达到2%的通胀目标。美联储肩负实现最大化可持续就业和保持价格稳定的双重使命,疫情前美联储在推动就业方面取得了成功,但通胀迟迟未达到目标水平。

鲍威尔将当前形势与40年前美联储所面对的情况进行了对比。40年前,时任美联储主席沃尔克(Paul Volcker)为了抑制通货膨胀,采取了一系列颇具争议的加息措施。但这些年来,由于经济基本情况(如人口和技术)发生根本变化,美联储的重点转向了通胀率过低的情形。

美联社称,美联储此次调整表明,美联储准备好承受比以往更高的通胀水平,未来几年美国家庭和企业的借贷利率将保持超低水平。

有别于过去常见的经济衰退模式,本次疫情所造成的大封锁(Great Lockdown)对各国景气度冲击快速且巨大。

经合组织(OECD)预估,2020年,全球GDP将因此萎缩6%,为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

为应对疫情冲击,美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大规模财政和货币政策行动来稳定和刺激经济。美联储采取了包括无限量化宽松计划以及设立众多信贷项目以确保资金流动性等一系列前所未有的措施,还与多家央行达成了临时美元流动性互换协议,以期在不断升级的疫情期间支持美国经济。

但疫情对于美国经济的冲击比预期长远。根据全球央行年会上公布的一篇研究论文,经历这场疫情之后,企业和家庭行为受到的长期影响将是深远的,即使疫情消失后,对经济增长的持续拖累将比大众普遍理解的时间更长。“商业投资减少、工作机会减少以及利率下降的压力将导致持续多年的经济增长放缓”。

美国商务部8月27日公布的修正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GDP按年率计算下滑31.7%,较初次数据上调了1.2%,仍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大季度降幅。

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占美国经济总量约70%的个人消费开支降幅为34.1%,较初次数据上调了0.5%。其中,受疫情打击最为严重的服务支出重挫43.1%。反映企业投资状况的非住宅类固定资产投资下滑26%,与初次数据相比上调了1%。

当地时间8月27日,美国劳工部的报告显示,在截至8月22日的一周中,常规的州失业福利计划之下的首次申领失业金人数为100.6万。

因此,美联储的行动能否为美国受影响的家庭和企业带来最大化效益,还有待观察。

路透社认为,美联储此次重点是要告诉美国人民,长期来看,高通胀率对他们是有益的。

分析师开始猜测,在货币政策对经济的帮助或许已近极限的环境下,美联储的新“框架”是否真比现有的更胜一筹。

“目前的情势的确危险,货币政策决策者手中的弹药已所剩无几。”美联储研究部门前主管David Wilcox表示。

与新冠病毒本身一样,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也是不分国界的。市场同样在观望各国政府及其央行将如何有效地协调政策措施以振兴全球经济。

纵观全球,为了应对疫情,主要央行采取的宽松措施较先前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规模更大且更“非传统”。

这些央行接连实施更大规模的宽松措施,已经引发部分人士疑虑,担忧其对未来经济金融产生负面影响。

举例而言, 更多非传统措施及疫后经济趋势变化,已掀起不同通胀走向的讨论。再者,数家央行较以往更直接地涉入信用市场,被质疑借由扩大资产购买计划融通政府债务,恐损及央行独立性,并因过度涉足风险而提高财务与信用风险;此外,长期高度宽松措施,恐不利于金融市场运作机制及企业优胜劣汰的法则。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6月25日公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分析称,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经济衰退,日美欧等发达经济体央行推行了通过收购国债及公司债等方式向市场注资的货币宽松政策,其资产规模总计扩大逾6万亿美元。

IMF认为,各国史无前例的政策“无疑减缓了对全球经济的打击”,并对此给予肯定。但同时表示,超宽松的金融环境从中期来看,可能会成为增长方面的风险。该组织要求克服危机后迅速采取措施加以改善。

在经济不出现更具结构性、更长时间持续复苏的情况下,市场的上涨空间依旧有限。到目前为止,从量化宽松到控制收益率曲线,再到将利率降至或接近0%,再或者可能推出“直升机撒钱”,各大央行已将他们的工具从箱中悉数拿出。手里还有什么牌,考验着决策者们的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